我為曾經的自私感到羞愧,希望能當面表達歉意,但那個已經整修得一塵不染的公用木凳上依舊沒有他孤單的身影。

  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遠方的朋友,他輕描淡寫地應著,滿不在乎地答著,不置可否地回著,終了,幽幽地說,世間不都是這樣嗎?我並不認同他的說法,想開出許多事例來反駁他的觀點,終因心中的霧霾太為厚重,只好作罷。

  多年後,去另一座城市出差。出了喧攘的車站,沿街而行。潮潤的海風迎面吹來,給這炎熱的夏季帶來許多清爽。不經意間,我聽到了淒婉的二胡聲,這讓我忽然想起了那位衣衫襤褸的中年人。

  我循聲望去,驚訝萬分。是他,在我腦海不止一次重現的中年人!他衣衫齊整,左手握住琴杆,右手拉動琴弓,神情專注,目光清澈。那纏綿悱惻、淒厲哀怨的聲音正是從他那兒緩緩地流淌出來。

  看著他周圍那些聚精會神的聽眾,我心中那塊壓抑了很久的石頭終於落地。我可以不問他的過去,不管這中間又發生了什麼,但有一點我可以斷定,他的未來肯定會比今天還要美好。

  我終於可以釋然於懷了,不再為自私的魔念所拖累,心中好像頓時盛開了一朵潔白的蓮花,那麼純潔,那麼的雅靜。

  人生天地間,難免會產生各種俗念。禪宗說得好:“身似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是啊,當我們的靈魂蒙上俗世的塵埃,不妨經常反躬自省,問一問?

  心中常有一朵蓮花,俗念必會敬而遠之。你有,我有,他也有,這個世界會變成美好的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