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瑪麗看到下一個要消失的人名時,她心裏緊了一下,她看到了自己最不想看到出現在名單上的貝利,那是她從小到大的好朋友,由於父母的原因搬離了城市,瑪麗知道她是一個聽話善良又懂禮貌的女孩,而與她相比的自己簡直就是活脫脫一個被寵壞了的嬌嬌女。可是面對貝利自己只有一些小小的嫉妒,只是貝利楊婉儀幼稚園對自己也真的很好,甚至會主動承認一些自己犯下的錯誤。瑪麗心軟了,但留下她,這可是自己一個最大的競爭對手,她放下了手中的花盆,呆呆的看著桌上的紙,心裏左右為難。
  
  第二天,瑪麗走在街上突然看到一輛馬車駛來,馬車從她身邊擦肩而過的時候,瑪麗看到了馬車裏的貝利,並熱情的打了招呼,可是貝利卻看都沒看她一眼。“什麼鬼,居然不理我,呵,不就是家裏有錢了,有什麼了不起。”瑪麗不滿的抱怨道。當她看到貝利的馬車停到自己家門口時,瑪麗小心的躲在樹後面,看著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不一會兒一位男人走了下來,正是瑪麗的父親,父親見了她語氣頓時緩和了幾分,從表情上看來甚至有些低三下四,當從車裏一同下來的男人說了句什麼,父親的表情立馬變了,似乎是在乞求那個男人,瑪麗隱約感覺到是貝利的一些要求才讓父親如此難堪,這樣的父親自己真的沒有見過。父親進了門,馬車也開了,再一次從瑪麗身邊駛過,瑪麗清楚的看到車上的貝利看到了自己但卻好像不認識一樣,車冰冷冷的走開了,留下還愣在那裏的瑪麗。
  
  進了家門,她向往常一樣瘋瘋癲癲的就准備往樓上跑,突然父親叫住了她,“瑪麗,你多大了,能不能穩重一點,看看別人家的女孩,那一個不是優雅的再看看你,瘋瘋癲癲的一點沒有個女孩樣。”雖然父親也曾對她說過這些但語調沒有像今天這麼激烈過。“好的爸爸。”瑪麗愣了一秒然後輕手輕腳的上了樓,“一定是貝利才會讓父親今天如此生氣,哼,虧我還把你當好姐妹,虧我還猶豫要不要讓你消失,你啊你居然真麼對我。”然後她拿出那盆花說道“讓那個狼心狗肺的貝利去死,去死!”她提高了聲音,隨後有隨手找了一個尖的東西劃破手指使勁的擠出了一大滴鮮血,血染紅楊婉儀幼稚園了花的葉子,花貪婪的吸收了瑪麗的鮮血又一次發出了鮮豔的光。
  
  第二天,安雅興高采烈的去了學校,第一堂課,第二堂課,安雅覺得今天的課意外的漫長,好像每一節課都有一個世紀那麼長,當然老師講了什麼她也沒有心思聽。終於放學的鈴聲響起各班開始排隊去打飯浩浩蕩蕩的隊伍一個班接著一個班,一班,二班終於到了重點班,看著那些迫不及待等待午飯的小眼神,安雅心裏突然有一種罪惡感,但原來因為自己的一個願望便讓一車人都遭了秧時她都沒有這樣的感覺,或許當時那些人都是自己所討厭的或者討厭自己的,但現在這些人是真正無辜的吧。“反正動手的不是我,我只是要得到自己所需要的。”安雅心裏默默的說道。
  
  到了考試的當天果真那群重點班的人因為吃壞了肚子大批大批的跑廁所,有的甚至正在考試便要求去廁所,監考的老師十分奇怪但也很無奈。到了收卷子的時間看著考場裏的重點班同學卷子上大片的空白,安雅心裏樂開了花。可是每當重點班的同學走自己的旁邊,她總有一種他們的目光好像要活生生的把自己吞下去的感覺“是你們成績太好我才這麼做的,是你們逼我的。”安雅心裏默默重複著來平靜自己內心的不安。可是這樣並沒有什麼作用,那些同學就好像鬼一樣陰魂不散的一直靠近安雅,直到她的身後沒有退路為止。安雅直接沖出了考場的門,頭也不回。同考場的阿麗看了沖出去的安雅十分的疑惑,她剛像叫住她一起回家,但安雅就這麼沖出了教室,表情也十分的奇怪,嘴裏好像還一直嘀咕這什麼。可是明明昨天中午安雅還叫她來自己的隊伍打飯說什麼這個更快,她知道安雅的好意也沒反駁什麼,怎麼只是考了幾場試就變成這樣了。只是善良的阿麗並沒有多想什麼,她心中的安雅還是那個天真可愛的和她一起學習一起玩兒的小女孩,她並不知道安雅因為她的存在有多麼大的壓力,又有多麼嫉妒她,討厭她討厭這個樣樣兒比自己好的“別人家的孩子”,她甚至有時希望她消失這樣父母也就不會拿著自己與她比較。就像現在這一刻。
  
  漫長的三天時間安雅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熬過來的,三天後,到了回學校領成績的日子,不出所料,安雅確實考進了前70,但卻依然沒有超過阿麗,她非常後悔自己當時念著朋友情分把阿麗拽到自己的隊伍來。“哎!”安雅歎了口氣,心灰意冷的收拾東西准備回家。
  
  出了班門她看到了阿麗,在一群朋友的簇擁下黃斑部病變看到了紅色榜單的前30的好成績她看著成績笑著說,“其實我也沒考的多好,比上次還要差呢,只是那天晚上沒有和你們一起吃飯僥幸逃過一劫罷了。”的確,這次集體鬧肚子事件並不是因為中午的午飯而是晚上他們自願留下上晚自習吃的偷偷訂的外賣,而阿麗那晚恰巧沒有參加。她不知道為什麼魔鏡會出現那樣的差錯,但此刻安雅看到這一幕心裏真的氣憤到了極點,“虛偽,心裏肯定高興壞了吧,口是心非的家夥。”安雅暗暗罵道,然後徑直回了家。
  
  回家後,媽媽問她考了多少,安雅報出了自己的成績,“哎!”安雅的媽媽長長的歎了口氣,“今天碰到阿麗媽,說自己女兒考了年級前三十,你說說同樣是學生,你到底比人家差到那裏去了。”“差到那個掏錢上重點班上去了。”阿麗氣鼓鼓的反駁道媽媽一聽這話便生氣的教育到“什麼重點,非重點,那上了重點班的考不上大學的多了去了,沒上重點班的考上好大學的也不是少數,你沒學紮實還要把責任推給別人不成。”她心中的火又被媽媽一句話點燃了。她現在甚至想要親手結束阿麗的生命。
  
  暑假開始了,阿麗的媽媽找到安雅家說計劃兩家人一起出去玩兩周,但她實在不想看到阿麗,不想自己再被比來比去,於是說“我不想去。”可是沒想到阿麗也不去,於是媽媽就安排自己和阿麗一起學習,她只好默默的點了點頭。